大学狗一只。忙。深爱FGO。
正在尝试有效率生活。

喜欢你们的故事...
这里是存放心情的资料库。

关爱手残人士组织成员,练习过丑请务必不要介意。

日登常驻,不嫌弃bb过多就关注吧。

速写进度50%...画不下去了感觉头要掉-_-#
写生。
2.

临摹大佬的速写。
期末了还是这水平我怕是要凉( ˘•ω•˘ )
1.

可能父皇对我的画技放心不下所以来迦看我了(⁄ ⁄•⁄ω⁄•⁄ ⁄)
刚开号就承蒙关照啦诶嘿嘿
爱您✧٩(ˊωˋ*)و✧

✧٩(ˊωˋ*)و✧

(强行说这是荆轲lily应该可行...吧)

为up主 Neuuuuu  留一条心情。

对不起,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原谅我今天才认识你。

第四年 。

眼泪止不住了啊。

有好多人在代替你好好活下去,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的啊。

愿下次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

我们生而为人,只能一边微笑,一边哭泣。


累了,注销了微博,关了空间,就在这里安家吧。

“难道你想说你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自身吗?”

「作为非人。」

还是梦境,试着还原了在梦里的所有感受。

得出的结论,我最近不太正常。

——————————————

他就站在玻璃门的这一边。

门里透出的脸他再熟悉不过,是最亲近的人之一。

困惑的表情。好像在问,为什么把我关在里面。

不知道。他环顾四周。

房间是偏灰的纯白,浅灰蓝的厚重玻璃门。

门外只有自己,门里除了那个人还聚集着许多模糊不清的面孔。攒簇在四周,石膏一样的五官带着同样的困惑。那个人和它们,用疑问的眼神就一直这样凝视着他。

可是心里毫无想法,反而步骤像字幕一样自动出现。

「连接接口。」

他拿起搭在门下方的管道,分毫不差接在门上。

门里的生物目光随着他的手移动。

「打开开关。」

声音空洞地在脑海里回响。

他没动。不是因为毫无头绪...

删掉存了三年的歌,清掉鸽了半年的好友,断掉想了半年的人,然后发现,剩下的还是一个完整的我。

既没有多了什么也没有少了什么,不过是废话再没那么多。

继续从初中就开始写的诗,上了小学就开始关注的lof,续写的故事是两年前。

根本就没什么过去,一直都是一个人。

后续。
我真的一个都换不下来所以改了备注hhhh
旮旯底里除了棉被王还有谁不换衣服就能过冬啊(我是认真的.jpg
讲真,我骑车戴半指都已经冻到没知觉了,骑乘型的英灵们会很辛苦吧,毕竟北方的风也是魔法攻击啊|・ω・`)

前半夜画了五页透视结构练习,后半夜要开始算工图比例,所以一个拖延症患者妄图把人体画好的同时完成作业的后果就成这样子了...die_(:з」∠)_

1 / 9

© 北珣 | Powered by LOFTER